行业新闻

中国钢市最坏时候正在过去

时间:2015-08-04 来源:quyuanhan浏览次数:146

眼下说,中国钢材市场的最坏时候已经过去,或有盲目乐观之嫌。但后市还有没有更糟更坏的?应该没有!因为现在就是最糟最坏的。那么钢价还会不会再创新低?或许还会!但下行空间极其有限。因为,无论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、钢铁产业链的承受能力,以及价值规律和市场运行规律看,中国钢材市场的最糟最坏时候正在过去,窄幅波动、逐步企稳、小幅回升将是后期运行的主基调。

    一、钢铁行业正过最坏时候

    1.钢铁企业正过最坏时候

    国家发改委口径的数据显示,一季度全国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81.3亿元,同比大降36%,利润创20多年来新低。中钢协口径的数据是,一季度亏损企业达到了50户,占会员企业总户数的49.5%,亏损面创历史之最。数据还表明,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主营业务亏损110.5亿元,同比增亏34.3亿元。同时,一季度34家上市钢企亏损15.6亿元,亏损钢企16户。三组数据明确显示,我国钢铁行业的形势空前严峻。

    中钢协最新数据又报,今年上半年大中型钢铁企业主营业务亏损216.8亿元,同比增亏167.68亿元;亏损企业43户,占统计会员企业户数的42.6%。由此可见,钢铁行业正在历经史上最坏时候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2.铁矿企业正过最坏时候

    中矿协的数据显示:今年一季度,32家重点大中型矿山企业亏损9.23亿元,同比增亏28.52亿元;从亏损面看,32家重点大中型矿山企业中有29家亏损,亏损面达90.6%;在市场需求疲软和价格持续下跌因素作用下,亏损面由中小型企业向国有大型企业蔓延,太钢矿业、攀钢矿业、河钢矿业纷纷加入亏损行列。中矿协预计,2015年国内高成本的小矿山将处于全面关停状态。

    铁矿石价格爆跌,使一向称雄世界的铁矿大佬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2015年1月,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Arrium、CMC以及美国CML分别削减了360万吨、400万吨、200万吨的产能。因矿价大幅下跌,3月份Ussteel、Ferrous矿山分别削减了550万吨、220万吨的产能。更有甚者,铁矿石产量世界第一的淡水河谷今年一季度净亏损达31.2亿美元,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。虽然,2季度有16.8亿美元的盈利,但上半年仍然有14亿美元的亏损。由于铁矿石价格已击穿其承受底线,澳大利亚新兴矿山阿特拉斯铁矿公司已于3月13日被迫停产。明确显示,国外铁矿石生产企业的经营状况都空前严峻,自营铁矿石企业也在历经最坏时候。

    3.钢价矿价煤价正过最坏时候

    今年以来,不管是钢材价格、铁矿价格,还是焦煤价格,无论是现货还是期货,均出现了史无前例的下跌,均历经了钢铁产业链上最糟最坏的时候。

    二、钢贸行业正过最坏时候

    有关数据显示,全国原有20万家左右专门从事钢铁贸易的企业,但到2014年末已经有一半左右退出了市场。其中,上海地区近七成钢贸商退出了市场。而且,在幸存下来的钢贸商中,留守观望、不能正常开展业务的空壳公司占到了20%左右。所以,全国真正意义上的钢贸商数量已经从原来的20万家左右,下降到了8万家左右。更需关注的是,近几年钢铁电商的迅猛发展,以及产业链密集融合后,传统钢贸的盈利空间被日趋压缩。由此预测,我国钢贸行业的“洗牌”仍将持续,钢贸行业历经最坏时候的时间可能更长。

    三、大众商品正过最坏时刻

    由铜、铝、铅、锌四个基本金属组成的金属指数(IMCI),今年以来就暴跌了18%,不仅迭创历史新低,而且跌幅占了历史总跌幅的60%。这说明,IMCI,也在历经最坏时候。另外,“标杆”商品——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已经从历史最高114.8美元,跌至历史低点43.6美元左右(跌幅62%)。橡胶从历史最高的43500元/吨,跌至10975元/吨(跌幅75%),均显示历经了最坏时候。

    诚然,大宗商品市场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,前景也不尽乐观。但已经有迹象表明,国内外投资者重返大宗商品市场的信心正在逐步增强。截止7月31日,BDI数据达到1131点,相较今年2月18日的509点历史低点,大涨122%,就是最好的佐证。明确显示,国内外大宗商品的最坏时候正在过去,“抄底”和“空翻多”的机会正在到来。

    四、中国钢市最坏时候正在过去

    目前,钢铁主业亏损,煤炭行业亏损,国内外铁矿企业趋于亏损等等,明确显示钢铁产业链已经濒临难以为继的境地。但也正因为难以为继,恰恰说明了中国钢材市场最糟最坏时候正在过去。当然,更为重要的佐证还有极为关键的国家意志和政策累积效应。

    一是国家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。虽然我国经济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,但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中央政府,经济规模是1962年的1万倍,还有几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等战略储备。因此,要坚信中央政府有能力、有办法来应对和化解各种市场风险,确保国民经济平稳健康发展,实现7%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。

    二是中国式量化宽松正在进行时。今年以来三次降准、三次降息,再加上财政部批复的3万亿地方债置换额度等等,央行货币“放水”的态势已经相当明显。但由于我国经济容量大、积弊深,后期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,实体经济仍然困难。因此,下半年继续大幅度降准势在必行,甚至推出适宜中国国情的量化宽松政策也在情势之中,以切实化解经济困难,促进中国经济高水平协调发展。

    三是下半年GDP增速将实质提升。上半年金融衍生品市场的繁荣,为7%GDP的增长速度做出了至少0.5%的贡献。但下半年金融衍生品市场将不可避免的进行一定幅度的调整,对GDP增长的贡献也将比较有限。因此,下半年中央政府势必大幅度释放政策红利、加大实际投入、加快推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步伐,以确保GDP增长总目标的实质提升和完成。

    四是间接出口的钢铁需求增加。“一带一路”和“中国制造2025”战略等资本和工程输出,必然带动钢铁等商品输出。由此,势必增加我国钢铁产品的间接出口。

    五是批复的项目大量开工。国务院去年底已批准总投资额逾10万亿元人民币的七大类基础设施项目。其中:今年投资超过7万亿元。但铁总数据显示,今年1-6月,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51.3亿元,而按照全年8000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的预定规划,下半年需要完成5348.7亿元,即平均每天需完成29.3亿元的投资任务;同样,交通部上半年仅完成9839亿元的投资,如按全年完成2.6万亿元的计划,下半年还将完成16161亿元,即平均每天投资约为88亿元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大量建设项目的开工或续建,势必会增加相当数量的钢铁需求,从而促进钢铁产业链走过最坏时候。

    综上研判,中国钢市历史性底部已经基本形成,最坏时候正在过去,下半年总体情势或略好于上半年。其中:三季度期钢和现钢将探底回升,但抬升幅度有限;四季度钢市有望在利多因素积聚下震荡上行;下半年铁矿、焦炭、焦煤价格将继续弱势运行,但相关期货品种有较多运作机会。
本文标签: